• 4G换机潮红利已过、硬件成本上升,手机厂商们打算靠AI赚钱 2019-05-26
  • 49岁男子想找结婚对象 交完1.6万会费后发现被骗 2019-05-26
  • 49小时远赴戎机,5分钟为爱停留 2019-05-26
  • 48岁吴奇隆升格当爸 刘诗诗顺利产子小朋友超可爱 2019-05-26
  • 48家单位联合组建长江治理与保护科技创新联盟 2019-05-26
  • 4800万成拍照标配?我掏出6年前的诺基亚前来迎战 2019-05-26
  • 4700健儿今天横渡长江 2019-05-26
  • 46家雄安新区上市公司年报预喜 2019-05-26
  • 《生活大爆炸》大结局后,“谢耳朵”不会消失 2019-05-25
  • 《生活大爆炸》大结局 特别篇将继续“谢耳朵”不会消失 2019-05-25
  • 《生化危机2重制版》没有防盗版软件后性能提升 2019-05-25
  • 《瓯江鼓词:流逝中的乡音》:鼓韵词音的演、听、看、写 2019-05-25
  • 《瑞草梨涡》再获“光年杯”最佳公益影片 平台播放量超过5100万 2019-05-25
  • 《理论热点面对面·2010》 2019-05-25
  • 《现在的我们》张永生曾立誓不破不休 2019-05-25
  • 注册

    IPO两遭“拦路虎”重启上会 三只松鼠焦灼778天

    166彩票 www.soonhwan.com
  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  原标题:从2017年3月29日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申报稿,至最新披露5月16日将接受上会审核,累计卖出160亿零食的“网红”品牌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(“三只松鼠&rd

    原标题:IPO两遭“拦路虎”重启上会三只松鼠焦灼778天

    从2017年3月29日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申报稿,至最新披露5月16日将接受上会审核,累计卖出160亿零食的“网红”品牌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(“三只松鼠”)正经历焦灼的778天。

    从其IPO排队进程来看,三只松鼠屡屡遭遇“拦路虎”,可谓一波三折。

    2017年10月,因“签字律师辞职”而“中止审查”;两个月后,原定上会审核的前夜,三只松鼠又突遇变故,证监会以“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”为由,取消对其IPO文件的审核;直到2018年6月25日,三只松鼠第三次进入IPO排队阶段,审核状态为“预先披露更新”。

    那么,此次重启上会之路,三只松鼠能否顺利闯关呢?

    第三次进入IPO排队

    拟申请创业板上市的三只松鼠,是一家淘宝起家的休闲零食品牌电商,产品覆盖坚果、干果、果干、花茶及零食。

    在交出2015年全年销售额破25亿元、纳税4300万元的成绩单后,2015年底,三只松鼠向安徽证监局提交了IPO辅导申请,中金公司成为其保荐机构。

    从招股书可以看到,2014-2016年,三只松鼠增速迅猛,营收分别为9.24亿、20.43亿、44.23亿,几乎每年翻一番。而2015年扭亏为盈后,净利润变化更加惊人,从2015年的897.39万元增长至2016年的2.36亿元,增长率高达2535.42%。

    三只松鼠创始人章燎原也曾在2017年安徽芜湖的全球供应商大会上透露,2017年,三只松鼠完成了近70亿元的销售额,且过去6年时间里,三只松鼠累计卖出了160亿元的零食。

    尽管业绩如同坐上了“火箭”,但是三只松鼠的IPO之路却是一波三折。

    5月10日,证监会官网披露,三只松鼠将于5月16日接受上会审核,不过这一上会节点,距离其2017年3月29日递交招股书申报稿,整整间隔了778天。

    2017年10月20日,三只松鼠因为“签字律师辞职”,IPO“中止审查”。

    从其2017年4月披露的招股书可知,三只松鼠IPO的律师事务所为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,签字律师为桑士东、都伟。

    10天后的2017年10月31日,在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中,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的签字律师变更为都伟、韩晶晶。

    一个值得联系的背景是,2017年10月17日,第十七届发审委“亮相”,因为其严格的首发通过率,被冠以“铁面发审委”的称号。

    截至2017年12月10日,第十七届发审委已审核73家企业(包括二次上会企业)的首发申请,其中,44家获得通过,24家被否,5家暂缓表决,通过率为60.27%。而2017年前10个月IPO审核的通过率为80%,11月29日甚至还创下了IPO历史上第一次零过审的纪录。

    原本将在2017年12月13日面对“铁面发审委”的三只松鼠,再次爽约。

    2017年12月12日晚间,证监会以三只松鼠首发事宜“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”,直接取消了对其IPO审查。

    相关事宜究竟是什么?处于缄默期的三只松鼠没有公开回应。

    不过,证券时报当时报道,其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三只松鼠在12月初收到匿名邮件,自称是自媒体团队,要求三只松鼠与其联系,出资500万元与之“合作”,否则将对外公开“相关负面信息”。三只松鼠方面拒绝其要求,选择通过法律维权”。

    那么,此次再启上会,是否因为相关事宜得到解决呢?“因为在缄默期,这个问题我确实不太方便回复”,5月13日,三只松鼠对外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    资本承压的对赌

    在三只松鼠一波三折的IPO过程中,不得不提到创始人章燎原与投资方之间的一份对赌协议。

    早在成立之初,三只松鼠就吸引了IDG资本150万美元A轮投资;2013年7月再获得600万美元B轮融资,领投方为今日资本、IDG跟投;2014年完成C轮融资,今日资本和IDG共投资1.2亿元;到了2015年9月16日,三只松鼠宣布获得3亿元的第四轮融资,总体估值达到40亿元。

    2017年10月的招股书显示,2012年7月-2015年12月,三只松鼠的前身松鼠有限公司在引进IDG和今日资本的投资时,签署了附条件的投资人特殊权利安排的协议。

    协议各方约定,若三只松鼠在该协议签署后24个月内仍未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材料,则投资人自动恢复其在投资文件项下的优先权利,包括随意售权、回购权、连带并购权、优先清算权、反稀释权等等。

    2015年12月17日,三只松鼠分别与上述股东签署附条件终止上述特殊权利安排的协议。

    而在发审委2017年10月31日给三只松鼠首发文件的65条反馈意见中,第一条就提到了这份对赌协议。

    “发行人与股东之间的特殊权利安排是否全部合法、有效地解除,发行人股权结构是否清晰稳定?是否存在相关股东与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其他形式的利益安排?”发审委的反馈意见中写道。

    在市场解读看来,三只松鼠申请上市背后,也有资本承压的因素。

    “资本与实体企业的关系,总是非常微妙”,对此,沪上一家私募投资经理如此评价。

    此外,“贴牌+电商”为主的代工模式,暗含产品质量的把控风险,对线上渠道的依赖,都成为三只松鼠IPO过程中潜在的“拦路虎”。

    数据显示,2014年-2017年1-6月,三只松鼠在天猫商城的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重,分别高达78.55%、75.72%、63.69%和55.22%。

    在反馈意见中也提到了关于三只松鼠线上渠道销售的真实性,是否存在“通过自身或委托第三方对发行人线上销售平台进行寄发空包裹、虚构快递单号、利用真实快递单号等方式‘刷单’、虚构交易、提升信誉等行为”,“发货后4天确认收入是否与天猫商城等约定的7天无理由退款矛盾?”

    而关于2018年的最新营收数据,5月13日下午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三只松鼠董事会办公室,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称,“负责人不在,已经记录相关问题,后续会有人联系回复”。

    [责任编辑:王顺]

    • 好文
    • 钦佩
    • 喜欢
    • 泪奔
    • 可爱
    • 思考

    今日推荐

   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    分享到: